<cite id="r1fxp"></cite>
<var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thead id="r1fx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r1fxp"></var>
<var id="r1fxp"></var><var id="r1fxp"></var>
<ins id="r1fxp"><span id="r1fxp"><var id="r1fxp"></var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r1fxp"></cite>
<var id="r1fxp"><strike id="r1fxp"><progress id="r1fx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r1fxp"></var>
<cite id="r1fxp"></cite><cite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1fxp"></cite>
<cite id="r1fxp"><video id="r1fxp"></video></cite>

繁體

色三级床上片大片完整版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另类av
首頁 / 新聞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學園地

文化

斯人不曾逝 攜種去遠方
發布時間:2021-05-24 來源:國電電力和禹公司 作者:劉語旗

我一生有兩個夢想,“禾下乘涼夢”和“雜交水稻覆蓋全球夢”。——袁隆平

2021年5月22日,我在朋友圈看到了袁隆平老先生去世的新聞,隨后看見王寧在央視直播中,面色沉重聲音哽咽地播報這個消息。剎那間,我心里震顫了一下,好像有個東倒西歪的柱子咚的一聲砸在了我的心上。一股酸澀感朝著鼻頭和眼睛涌來,這種悲痛我感受得很真切。

我的腦海中瞬間閃過跟袁老有關的信息——中國雜交水稻之父,偉大的科學家。之前我經常在短視頻里刷到他,一位幽默樂觀老先生,三句離不開水稻,只要一看到他我就幸福又安心:“真好,有這樣科學家在,我們就不愁吃不上飯。”

袁老九十歲生日時,他高興得像個孩子,說自己是標準的“90后”。他的身體還可以,腦瓜子還沒糊涂,還能工作,所以會繼續干下去,從“90后”一直干到“100后”。

對袁隆平老先生的敬仰與依賴,讓我忘記他也已經是個90多歲高齡的老人。很難相信那個大半生都在試驗田里耕種的科學家,那個讓我們吃上飽飯的科學家,那個十幾億人民都指望著的科學家,真的去世了。人們常用四季來比喻人的一生,但我認為袁老的一生都在春秋,他走到哪,哪里便洋溢著生機與活力,哪里就洋溢著收獲與幸福......

我想起鄉下姥姥家的田間地頭。農村的老人們對于土地和糧食有著天然的熱愛,也打心底里感恩于農業科學家的奉獻。老一輩的人常常提及那些年挨餓受苦的歲月,半塊干糧可以結下一輩子的情意。而袁老被問及是否害怕那種歲月再來時,眼里飽含著淚光,搖著頭說:“不可能了,不可能了”。

過去,袁老喜歡說自己80歲的年紀50歲的身體,現在他說,90歲的身體,就不行了,深一點的田,一腳踩下去,拔不起來了。60歲之前,他每天都要游泳,后來漸漸游不動了。以前也喜歡打排球,后來變成二傳手,再后來打不動了,但還是能發球。再后來,排球也不打了。

不過,他仍然倔強地保持體面。一次會議開始前,助理和工作人員交代,袁老師下車的地方到會場之間最好不要超過100米,最好是平路。工作人員說,我們到時候扶著袁老,站在旁邊借點力。助理說:“他就是不愿意給你看出他走不遠。他也不喜歡別人扶他,只要自己感覺能走,就會擺擺手,說不要扶不要扶。”

站著完成30分鐘演講后,袁老被帶到休息室休息,想來拜訪他的人絡繹不絕,他常常面露疲憊。工作人員會在適當的時機告訴大家,袁老師累了,需要休息。這是他生活的常態。

但當有人來問,“剛剛獻花的小朋友們想來跟教科書上的袁爺爺合影嘛?”袁隆平突然來了精神,起身就要跟小朋友們合影。孩子們穿著校服,一臉稚氣。拍照時,沉默的袁隆平難得地主動說話,你們都是中學生吧?他少見地露出了笑容。

袁隆平老先生常教導學生們,電腦和書本里種不出水稻,要多聯系實際,多到試驗田走走看看,把論文寫在稻田里,寫在大地上。老一代人吃過苦,大多數人都很務實,人格和生活都很獨立,對腳下這一片土地飽含深情,對這個國家有著無盡的敬仰與熱愛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;斯人已逝,幽思長存。萬物皆有始終,我相信,懷念袁隆平老先生最好的辦法便是傳承他。我們能做的確實不多,但我們將用這份熱血,在祖國的土地上創造出更多的奇跡。

不求像袁老一樣偉大,只求能像他一樣鞠躬盡瘁。

責任編輯:趙緒洋


上一篇:
下一篇: